欢迎您访问惠农区人民政府公众网!
大川风光
信息来源:惠农区商务和文化旅游局   信息录入:马莉   发布时间:2017-10-11   点击 : 343

  大川是个地名,最早是在20年前所听说的。1984年全市文物普查时,我是文物普查员,听说那里可能有古迹,但因没有找到进大川的路,去了几趟,一直没有到过大川。岁月悠悠,多年来,大川一直是我心中的“罗布泊”,能进一趟简直就成了奢望。

 

  许多事情都是在不经意发生的。前不久,一个偶然的机会让我有幸迈进大川,领略了大川。8月的一个夏日,在一位知情的向导带领下,我来到了大川。走过几处山涧细缝小道,眼前豁然开朗,风和日丽、山秀景明、树绿草肥、好一派世外桃源风光。此生还算走了不少地方,用踏遍贺兰山阙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,真没想到在石嘴山竟有如此好的地方,这儿大抵是被遗忘的“角落”。

 

  大川,位于贺兰山脉惠农段。进王泉沟沿一条崎岖险峻的小路西行约十五六公里,在山峰耸立、沟壑纵横的贺兰山腹地,镶嵌着一块盆地。这就是大川。在群山的环抱中,盆地平展宽敞,草木葱葱,一人多高的芨芨草在夕阳的辉映下,似一幅“天苍苍,野茫茫,风吹草地见牛羊”的泼墨大写意国画。当然,牛羊没有了,看到的只是满地的呱呱鸡和结对的青羊。大川一是大,在难得有方寸之平地的群山中,这块盆地有近万亩面积;二是平,四面环山的盆地,几乎是平展展的,碧绿的草地像天鹅绒地毯一般。盆地的边上有许多用石头砌成的房屋和羊圈,用树枝扎成的院落,只是已没了袅袅炊烟,鸡鸣犬吠,看到的只是秃恒断壁,让人顿生一派时过境迁的悲凉。在盆地中,不时会看到被杂草淹没、锈迹斑斑的农具和人工开垦的田块、沟渠,仿佛向来访者诉说昔日的辉煌。

 

  大川隶属惠农区燕子墩乡。向导告诉记者,这里什么时候开始有人住已无法考证,但在上世纪80年代,这里还住着十几户人家,总共开垦了约5000亩土地。居住在这里的农户一面放养羊群,一面种植粮食和饲草,过着半耕半牧的生活。由于大川的土地是由被雨水冲击的周围山坡上的沙土、杂草、羊粪形成。因而特别肥沃,周围的群山又坡缓草密,宜于放牧。因此,那时这里的人家还是生活得不错的,收入一点不比山下人家少。可到了上世纪80年代中期以后,这里的人家一户户相继搬下了山,大川一点一点逐渐衰败荒凉,最后成了青羊和呱呱鸡的王国了。大川为什么会衰败呢?曾在该辖区生活过的向导告诉记者,改革开放以后,农民的观念发生了根本的转变,已经不满足于碗中有饭、盘中有菜的温饱生活,像在大川里那种鸡鸣即起,日幕而归,白天看群山,晚上数星星的原始人般的生活方式更是不被居民所接受。曾在大川放了10年羊的陆老汉说,那里能放羊,能种田,土地插个木棍都能发芽,真肥啊!可那里没电,看不上电视,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发生了什么事;那里没有学校,没有医院,娃娃们上不了学,没法受教育,要是大人、娃娃有个病灾什么的,只能听天由命了。从山里走出来,要半天时间呢,特别是春天存雨水的水窖没水时,要靠牲口到十几里外驮水吃。大川的衰败还有一个重要原因,那就是封山禁牧。记者了解到,大川里田地靠得是雨水,收成无法保证,那里居住的人家经济收入主要靠羊只。国家实行封山禁牧后,本来就很少的农户也就全部下了山。

 

  过去的大川曾养育了不少人,今天的大川因历史的变迁和人类文明的进步而退出了生产舞台,明天的大川会是什么样子呢?大川的故事还没完。因为,我们的读者比我更会讲故事。进入大川,什么故事都将产生……

image000001_副本.jpg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
上一篇: 七彩风光
下一篇: 省嵬城遗址
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2008-2018  石嘴山市惠农区人民政府门户网站
主办:石嘴山市惠农区人民政府
承办:石嘴山市惠农区信息中心 联系电话:0952-3011333 邮箱:hnqxxzx@163.com 网站导航
宁ICP备05001690号 网站标识码:6402050002  宁公网安备64020502000010号